1分彩怎么下最稳欢迎您的到來!

張超:中國人民大學清史所與清代皇家園林研究
來源:清史所 作者:清史所 點擊數:1377 更新時間:2018-11-27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所與清代皇家園林研究

張超

   20067月,我從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畢業,隨即進入圓明園管理處工作。受益于管理處領導班子的文化自覺和清史所學者的學術眼光,我有幸參與了雙方發起共建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的全過程,回想起來已是12年前的事了,但這些往事是我長久不能忘懷的。今年是我國改革開放40周年,同時也正逢清史所建所40周年,作為清史所大家庭的一員,作為清代皇家園林研究方面的晚輩后學,我覺得有義務以此為契機,盡力梳理清史所在清代皇家園林研究方面所開展的主要工作及取得的重要成果,借以向清史所的40年致敬、向清史所的師長們致敬,因此不揣淺陋,欣然命筆,不妥之處,還盼指正。

   清代是我國最后一個封建王朝,在幾千年皇家園林傳統和滿族自身民族生活習俗等因素的驅動下,清代統治者在北京及其周邊地區營建(修繕、改建、擴建)了為數眾多的皇家園林,主要包括位于紫禁城西側的西苑、位于西郊海淀的三山五園、位于南郊的南苑、位于京北承德的避暑山莊和外八廟、位于天津薊縣的盤山行宮等。清代皇家園林不僅數量多、規模大、造園藝術高超、園林景觀優美,而且其中的大多數均為宮苑一體的格局,并因此而蘊含了豐厚的園林文化、宮廷文化和政治文化,同時這些皇家園林與清代的興衰榮辱密切關聯,構成觀察清代歷史演變的獨特視角,可以說,清代皇家園林是清代歷史的一部分,相關研究也是清史研究不容忽視、不可或缺的重要內容。清史所是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史學研究機構,有優良的學術傳統和人文關懷,多年來更是承擔了編修《清史》的主體任務,可謂是全世界研究清史的第一重鎮。清史所自建所以來就自覺對清代皇家園林研究給予高度重視,其學術實踐40年相沿不輟,與時俱進。

   一、淵源深遠的學術傳統

   (一)戴逸先生倡導清代皇家園林研究

   198010月,在圓明園罹劫120周年之際,宋慶齡、張愛萍、習仲勛、榮毅仁等1583人發起保護圓明園遺址的倡議簽名活動,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清史所所長戴逸先生即作為文物歷史界專家列名其中。倡議書認為“單靠消極保護,圓明園遺址是保不住的,只有積極地整修、利用,才能達到長久保存的目的!焙粲酢皩⒄迗A明園的工作納入首都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規劃之中,使其成為首都歷史文化和學術活動中心之一”,“這項工作既有政治與歷史意義,又有文化與經濟價值,將會對首都建設作出重要貢獻!痹摮h活動影響廣泛、深遠,為圓明園遺址保護和遺址公園建設營造了極為有利的強大社會氛圍,也實質加快推進了圓明園遺址公園的建設進程。1983年,戴逸先生以《應該建立“避暑山莊學”》為題撰文,明確提出了建立“避暑山莊學”的構想,他還充滿信心地說:“我們一定能夠建立起這門新的學科!痹诖饕菹壬暮粲跸,“山莊學”研究蔚然成風,既積累了大量學術成果,也促進了山莊文化遺產保護與歷史文化的傳播。1988年,戴逸先生所撰《乾隆帝和北京的城市建設》一文,較早地從北京城市建設的角度探討并肯定了清代皇家園林的歷史價值。1992年,戴逸先生《乾隆帝及其時代》出版,其中的《北京城市建設》一章“將清代北京西郊的三山五園作為歷史專題,細致梳理了三山五園興建的歷史脈絡,闡述了其對清代京城乃至當代北京城市格局的歷史影響,這是當時史學界研究清代皇家園林的標志性成果之一!2006年,為推動圓明園流散文物回歸圓明園,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大學教授戴逸先生,中國科學院院士、北京大學教授侯仁之先生,原中國文物研究史所長、國家文物局古建筑專家組組長羅哲文先生等23位專家聯名發出了《圓明園散落文物回歸圓明園遺址倡議書》,在文物主管部門的政策支持和專家學者的積極呼吁下,圓明園流散文物回歸工程取得突破性進展,散落于北京地區的數十件圓明園石質文物得以陸續回歸圓明園遺址公園。

著名歷史學家、清史所名譽所長、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主任戴逸教授

   (二)王道成先生聚焦三山五園研究

王道成教授是清史所長期專注于三山五園研究的學者,也是比較自覺的將清史與皇家園林研究結合起來的倡導者和實踐者,為清代皇家園林研究做出了重要貢獻。早在上世紀70年代,王道成先生就著手開展了關于頤和園的研究,清史所和頤和園管理處于1978年聯合編著的《頤和園》一書主要匯集了他早期的研究成果。王道成先生注重實地調研,1975年,他第一次到圓明園遺址考察時,就對遺址上矮屋疏籬、雞鳴犬吠之聲相聞的北方村落景況印象深刻。1986年,王道成先生的《圓明園》研究專著出版。1999年,他主編的《圓明園——歷史·現狀·論爭》一書“兩卷本近百萬字,收錄了有關圓明園的興建、構造、遭劫,以及近代以來人們所提出的各種保護整修意見等有代表性的重要資料,原原本本,豐富翔實,對于人們深入了解和認識圓明園及其遺址,將會起到有益的‘聚焦’和‘導引’作用!2007年,王道成教授主編的《圓明園重建大爭辯》一書將20世紀80年代以來社會各界關于圓明園的爭論性文字匯編成冊,使讀者能夠比較全面、系統地了解這方面的不同觀點及其論據之所在。

   王道成教授數十年如一日地潛心于三山五園研究,他從歷史視角比較系統的梳理了以圓明園、頤和園為代表的三山五園的興建背景、造園主旨、歷史脈絡,比較清晰的闡述了三山五園在清代的政治地位。他認為研究清代皇家園林,特別是三山五園要“探討這些園林之間的關系;應該把它跟故宮聯系起來,探討宮和園之間的關系;應該把它跟北京聯系起來,探討北京和園林之間的關系;應該把它放在清代政治、經濟、文化的大背景下來考察!边@些學術思路無疑是科學的,也是可行的。

王道成先生手書張愛萍將軍《如夢令》

   王道成教授不僅努力于具體研究工作,而且積極參與相關社會活動,尤其是為推進圓明園遺址保護、整修及遺址公園建設事業不懈地鼓與呼。1980年那場關于保護圓明園遺址的聲勢浩大的倡議簽名活動,王道成教授也曾熱情參與。中國圓明園學會成立后,他曾兼任中國圓明園學會理事、學術委員會副主任等職。在關于圓明園往何處去,是保留廢墟現狀還是加以整修的辯論中,王道成教授“是熱心呼吁保護和整修圓明園遺址的著名學者,在這方面提出過有影響的值得重視的意見!彼懤m發表的《也談選擇》、《青史憑誰定是非——對從維熙“商榷”的商榷》、《事實勝于雄辯——對從維熙先生答復的答復》等一系列辯論性文章均論據充分、邏輯清晰、觀點鮮明,很有思想性和影響力,奠定了王道成先生整修派領軍人物的學術地位。

   (三)王思治先生踐行避暑山莊研究

   清史所的老一輩專家自建所伊始就積極關注避暑山莊研究,戴逸、王思治、羅明、張羽新等學者踴躍投身其中,尤其是以王思治教授的學術成果最有代表性。王思治教授是著名的清史專家,特別是對清前期歷史有十分深入的研究,避暑山莊盡管是他具有高度學術興趣的課題之一,但他的研究仍具有開創意義。1980年,清史所與承德市文物局合作編寫了《承德避暑山莊》一書,文物出版社出版,王思治、羅明等學者代表清史所作了很多重要工作。2000年,王思治先生又在臺灣萬卷樓圖書公司出版了《避暑山莊與外八廟》一書。王思治先生重視學術成果的社會普及工作,2003年,在避暑山莊建園300周年之際,74歲高齡的他在中央電視臺百家講壇欄目主講《避暑山莊百年史》,產生了較大的社會反響。王思治先生分別于1986年發表的《避暑山莊的興建與綏撫漠南蒙古》、1993年發表的《從避暑山莊說“康乾盛世”——兼論布爾尼之叛與山莊的興建》辯證深入地論證了避暑山莊與康乾盛世,以及避暑山莊與清代統一多民族國家的邏輯關系,從宏觀上闡述了避暑山莊所承載的清代政治文化內涵。

   二、與時俱進的學術關懷

   (一)形成清代皇家園林學術共同體

   2000年以來,清史所的一批中青年學者也在既有學術傳統的基礎上,對清代皇家園林研究產生了濃厚的學術興趣和人文關懷。黃興濤、何瑜、闞紅柳、董建中、楊劍利、顏軍、廖菊楝、宋瞳都是其中的代表,形成了頗具規模的清史所清代皇家園林研究學術共同體。

   黃興濤教授發表于2000420日《光明日報》的《也說圓明園遺址的內蘊及整修》一文認為:“將圓明園遺址建成遺址公園其實是完全合適的!簿褪钦f,圓明園不僅是愛國主義的教育基地,更是人類文明悲劇美的教育基地;不僅是中國人的國恥地,也是野蠻侵略者的恥辱地;是人類對自身人性貪婪、殘暴、無恥一面的反省地,也是各民族消除隔閡、增進理解,促進全人類共同文明的文化圣地。這就是我所理解的圓明園遺址公園特有的、永恒的內蘊和價值所在!2010年,黃興濤教授領銜為《圓明園百景圖志》撰寫的緒論《集中國古代園林文化之大成——鼎盛時期圓明園的基本特征及其成因》一文,則從理論角度、從宏觀視野對圓明園的盛時基本特征及其成因進行了比較全面、立體的探討。

黃興濤教授201431日參加北京圓明園研究會成立大會

   2010年,何瑜教授在退休前夕開始關注清代皇家園林研究,并逐步將自己的研究重心轉移于此。何瑜教授注重從史料入手,他帶領數名碩士生、博士生從卷帙浩繁的清代文獻典籍中耙疏、鑒別,比較系統地將三山五園相關的資料匯編成《三山五園史事編年》,上下冊共計約116萬字,成為研究三山五園歷史變遷、園林風貌、政治文化和人文生態的工具資料書。何瑜教授還專注于對清帝御制圓明園詩文的整理和研究,取得了顯著成果,共甄選出歷代清帝所寫相關詩文一萬余首(篇)。在充分搜集、網羅、鉆研史料的基礎上,何瑜教授從清代政治史的角度對以圓明園為核心的三山五園所蘊含的政治文化、宮廷文化進行了深入的研究!蹲衔⒔亍獔A明園》、《再論紫微禁地——圓明園》、《清代三山五園與清帝園居理政》、《從圓明園御制詩文看清帝的廉政思想》、《圓明五園之一春熙院遺址考辯及其它》都是他的精心之作。

王道成教授、楊念群教授2011114日參加《圓明園劫難記憶譯叢》出版座談會

楊念群教授主持的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清代政治文化研究”項目,也對皇家園林與清代政治予以了積極關注,由他組織、指導,張超撰寫的《家國天下——圓明園的景觀、政治與文化》即為該項目的一個成果。近年來,清史所一些年富力強、學養扎實的青年學者如董建中、闞紅柳、楊劍利、顏軍、廖菊楝等,甚至包括數十位在讀及已經畢業的博士、碩士研究生也陸續加入到清代皇家園林研究的陣容中。尤其是闞紅柳副教授,她不僅受清史所委托主持清代皇家園林研究方面的日常工作,而且身體力行的作了很多具體研究和圖書編著工作,僅2015年一年即主編出版了《海外三山五園研究譯叢》、《暢春園研究》、《民國香山詩文精選》三種。

(二)共建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

   自2006年,清史所注重加強與清代皇家園林管理單位、相關文博單位的友好往來及學術合作,尤其是與圓明園、頤和園、避暑山莊、恭王府、中國園林博物館等機構聯合開展協同創新,取得了良好的文化效益和社會效益。清史所與圓明園管理處于2006年底就共同開展清代皇家園林研究、建設教學實踐基地達成合作共識,并于2008年開始共建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旨在搭建理論與實踐,研究與工作良性互動的平臺,該中心正式在中國人民大學備案注冊,著名歷史學家、中國人民大學原校長李文海先生親自為“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題寫匾額。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曾在圓明園建設了學術工作坊,而在中心掛牌成立之前,清史所還支持圓明園管理處創辦了特色鮮明的“清史書店”,戴逸先生不僅題寫了“清史書店”店名,而且興致勃勃的出席了2007428日的開業儀式。清史書店主營清史類書籍、圓明園主題圖書和圓明園文創產品,在傳播清代歷史文化和圓明園文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不僅豐富了圓明園的文化氣息,而且成為遺址公園的獨特風景和展示圓明園文化的窗口,成為北大清華圓明園區域的文化新地標。

“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圓明園學術工作坊(匾額為李文海先生題寫)

戴逸先生(左)、李文海(右)先生2007428日為清史書店揭幕

   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日常業務工作主要由清史所具體承擔,迄今已開展相關工作十余年。最近幾年中心又吸納了中國園林博物館、頤和園、海淀區文化發展促進中心等單位加盟其中,進一步整合了相關資源、擴大了平臺規模、提升了學術影響。中心不僅經常承擔研究課題、召開學術會議、組織圖書出版、舉辦文化展覽,而且還建立了專題網站,并利用移動新媒體開辦了“清代皇家園林研究通訊”微信公眾號,同時編印了《清代皇家園林研究通訊》學術交流刊物2016年卷、2018年卷。中心秉持立足于學術,服務于社會的理念,積極參與各級政府和有關機構所組織開展的文化展覽展示、文物遺址保護、發展建設規劃等工作,主動提供學術咨詢和顧問服務。為實際工作提供智力支持和獻言獻策的同時,也增強了從事研究的問題意識,充分實現了學術與工作相結合、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獲得了文化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雙豐收。

   三、代表性學術成果

   (一)圖書專著

《乾隆帝及其時代》,戴逸著,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92年。

《清史研究與避暑山莊》,戴逸編,遼寧民族出版社,2005年。

《近代京華史跡》,王道成、林克光、孔祥吉主編,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1985年。

《頤和園》,中國人民大學清史所、頤和園管理處編,北京出版社,1978年。

   《圓明園》,王道成著,書目文獻出版社,1986年。

   《圓明園——歷史·現狀·論爭》,王道成主編、方玉萍副主編,北京出版社,1999年。

《圓明園重建大爭辯》,王道成主編,浙江古籍出版社,2007年。

   《承德避暑山莊》,承德市文物局、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編,文物出版社,1980年。

   《避暑山莊與外八廟》,王思治著,臺灣萬卷樓圖書公司,2000年。

   《清代三山五園史事編年》(順治—乾。,何瑜主編,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4年。

   《清代三山五園史事編年》(嘉慶—宣統),何瑜主編,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5年。

《海外三山五園研究譯叢》,闞紅柳主編,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年。

   《暢春園研究》,闞紅柳主編,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年。

   《民國香山詩文精選》,闞紅柳主編,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5年。

   《三山五園研究》,樊志斌著,新華出版社,2017年。

   《家國天下——圓明園的景觀、政治與文化》,張超著,中西書局,2012年。

   (二)學術論文

《也談選擇》,王道成,中國圓明園學會主編《圓明園》(第二集),中國建筑工業出版社,1983年。

《青史憑誰定是非——對從維熙“商榷”的商榷》,王道成,《中華讀書報》1999310日。

《事實勝于雄辯——對從維熙先生答復的答復》,王道成,《北京科技大學學報》(社科版),2000年第1期。

《圓明園的建筑與風貌》,王道成,《北京古都風貌與時代氣息學術研討會論文集》,北京市建委、北京市社科院編輯,20028月。

《避暑山莊的興建與綏撫漠南蒙古》,王思治,《避暑山莊論叢》,紫禁城出版社,1986年。

《從避暑山莊說“康乾盛世”——兼論布爾尼之叛與山莊的興建》,王思治,《清史研究》,1993年第2期。

《集中國古代園林文化之大成——鼎盛時期圓明園的基本特征及其成因》,黃興濤,《圓明園百景圖志》緒論,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2010年。

《紫微禁地——圓明園》,何瑜,《圓明園學刊》(2016),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2017年。

《再論紫微禁地——圓明園》,何瑜,《圓明園學刊》(2017),中國社會出版社,2018年。

《清代三山五園與清帝園居理政》,何瑜,《三山五園和京西文化研究與保護利用》,研究出版社,2014年。

《從圓明園御制詩文看清帝的廉政思想》,何瑜,《全球視域下三山五園文化遺產傳承與保護研究》,九州出版社,2017年。

《圓明五園之一春熙院遺址考辯及其它》,何瑜,頤和園管理處編《頤和園》(總第13期),2017年。

《承澤園探源》,張寶章、董建中,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主辦《清代皇家園林研究通訊》(2018年卷)。

《康熙皇帝的“園林觀”——以暢春園為中心》,闞紅柳,《暢春園研究》,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年。

《清代暢春園衰敗述略》,楊劍利,《故宮博物院院刊》,2015年第2期。

《晚明清初北京西郊城市空間功能的轉換——試以暢春園周邊地區為例》,廖菊楝,《暢春園研究》,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年。

《暢春園與康熙帝的“居園理政”》,顏軍,清代皇家園林研究中心主辦《清代皇家園林研究通訊》(2016年卷)。

《雍正時期暢春園的職能轉變》,宋瞳,《暢春園研究》,首都師范大學出版社,2015年。

《清帝園居理政一例考——嘉慶朝圓明園泄密案始》,馬維熙,《全球視域下三山五園文化遺產傳承與保護研究》,九州出版社,2017年。

《英法聯軍第一次火燒圓明園諸問題再考》,裴廣強,《北京社會科學》,2014年第6期。

版權所有 Copyright@2003-2007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 Powered by The Institute of Qing History
1分彩怎么下最稳 江苏快三计划官网 江苏快三开奖计划 腾讯分分彩官网 幸运飞艇全天在线计划表